订婚后前任后悔了

第84章 阴影(1 / 1)

 徐岁宁的脸色几乎是立刻变了,这会却不能跟他吵,只能放低声音说:“姜泽,你要是强迫我,那是在伤害我。你不能那么做。”

“凭什么陈律可以,我就不可以?”姜泽提起这个,脸色都扭曲了,“他对你,还没有我对你真心,凭什么他可以?”

“他现在也不行。”徐岁宁脸色难看,“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

姜泽扛起她,往沙发走,然后把她丢了上去,站着居高临下看她,冷嘲道:“周意说的不错,好脾气劝你是没有效果的,倒不如直接把你办了,留下把柄,就没有人愿意跟你一起了。”

徐岁宁抬头看见四周的相机,只觉得被人当头敲了一棒。

姜泽的意思,是拍下照片视频,散布出去。这种视频一旦被很多人看见,那么哪怕是处女,是受害者,也会被冠上“公交车”的称呼,从此被人唾弃。

如果发生了,确实没人敢要她了。

恐怕整个徐家,以后都抬不起头做人。

徐母怎么可能还在学校待得下去?

姜泽上手,一把拽住她的头发,让她整张脸,清晰得对着摄像头。

徐岁宁心冷,对不顾后果的姜泽绝望,对自私的周意生出恨意。

记住网址m.lqzw.org

周意只是为了,彻底断了她跟陈律那点事,就跟姜泽说出这个提议,打算直接把她给毁了。

当姜泽再次拽着她的头发,让她看着镜头,并且伸手撩起她的裙子时,徐岁宁没忍住那种屈辱感,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大颗大颗的,砸在姜泽手上。

这让男人有片刻的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的抽纸过来给她擦干眼泪,“哭,哭什么?我这么小心,又没弄疼你。”

“是周意告诉你我在哪的?”

姜泽置若罔闻。

徐岁宁恳求说:“姜泽,你放了我吧。”

姜泽浑身僵硬了片刻,然后坚持说:“宁宁,我之前撞了人被压下来了,但最近事情闹得有点大,我爸妈不打算让我留在国内。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我只有把你也毁了,你才能跟我一起走。”

他弯腰亲掉她脸上的眼泪,说:“徐岁宁,对不起,对不起,我必须要这么做。”

……

领导是在让徐岁宁去应酬的半个小时以后,才突然反应过来,陈律既然还在这边出差,姜泽既然跟陈律是一家人,嫂子弟妹又向来是最敏感的身份,那更要避嫌,没有单独见徐岁宁的道理。

想来想去,他还是给陈律打了个电话。

陈律正奇怪徐岁宁的手机怎么关机了,听到这位领导的话,脸色不由得沉下来:“他们在哪?”

领导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坏事了,连忙把地址报给他,又少不了为自己开脱:“我半个小时前说的,徐岁宁这会儿估计快要到了,我以为你们一家人……”

“他姓姜,我姓陈,算什么一家人?”陈律语气已经开始不耐烦。

陈家连谢希娘家都不当自己人,何况那只是谢希姐妹的婆家。

陈律这次去是直接带着警.察,锁着的包厢门直接是被踹开的。

当陈律看见已经脱得一干二净的姜泽时,尽管做好心理准备,脸色还是变了。

他几乎是立刻被人扣住。

而徐岁宁呆呆的躺在沙发上,目光呆滞涣散,衣服也是七零八落的散开着,怎么说,像极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陈律的心,疼了那么一下。

因为姜泽是他放回来的,他愧疚了。

他伸手去检查她的身体,被她给推开了。她努力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勉强说:“是你啊,我好累哦。”

“嗯。”陈律蹲下去替她系纽扣,一言不发。等到给她理的差不多了,才说,“我带你回去。”

他这会儿心情也焦灼,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徐岁宁不说话,便擅自做主把她公主抱了起来,到门口路过巡逻车时,她不知道是不是料到了有姜泽,便把眼睛给闭上了。

陈律觉得她这会儿应该是有事的,可是她这会儿却挺平静。

那边有人上来问他要怎么处理。

到底是碍于两个人的关系,觉得能够私了。

陈律皱了皱眉,淡淡说:“他犯了什么事,就怎么解决。这是你们的事,怎么还有来问我一个普通人的道理?”

这一次,他不打算放过姜泽,他也的确该长长记性了。

徐岁宁的眼皮颤了颤。

但即便如此,她依旧觉得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