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书生格外莽撞

第一章:鬼搭肩(1 / 1)



天玄界

中州

太玄国

江夏镇

……

三月三,鬼门关。

夜路行走鬼搭肩,

活人如何能翻天……

刚散学的徐澈看着街道两侧户户紧闭着的大门,心中莫名想到了镇上流传的谚语,忍不住稍微加快了脚步。

……

“砰……”

刚走进一条自己回家必须要经过的小巷中,一只厚重手掌搭在了徐澈肩上。

吓得徐澈身上寒毛立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嗯,这不是徐家的状元崽吗?怎么今天还这么晚在镇子上行走,难道不怕碰到鬼吗……”

听到身后有人声传来,徐澈顿时松了口气。

这也不怪他胆小,实在是这个世界和他前世那个平安法制,相信科学的世界不同。

这个世界名为天玄界,和他前世看的那些仙侠小说的一样,这个世界是一个可以修行的世界!

据说九天之外,有儒圣、道尊、佛祖三位大能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而大地之上,则有儒道释三派传承生生不息!

镇上的老夫子闲暇时说到过每一个修炼这种神秘力量的人,都被称为修士。

而除了人类之外,万物也有灵性。

所以这个世界上也有妖精鬼怪的存在,而今日就是传说中的阴门大开的日子。

据说在今天,孤魂野鬼会回到阳间完成未完成的心愿……

徐澈好奇的顺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回头望去,不禁心中狠狠一跳。

这只手的主人,居然是前些日子就因为上山采药而失足跌落山崖失踪的李叔!

看着李叔的那张似是因为从山崖跌落而摔得血肉模糊的脸,徐澈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似是感知到徐澈的注视,“李叔”疑惑地动了一下脑袋。

“李……李叔……您这是采药回来了吗……”

看着李叔,徐澈只感觉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沉重异常,就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得他双腿直哆嗦。

脑中急智闪过,徐澈颤抖着嘴唇问向李叔。

他之前听镇上的老夫子说过,在外枉死的人在头七的时候会因为想念家而还魂归家,而此时的它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

“嗯,徐娃子,你知道我家在哪个方向不?”

“李叔”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疑惑道。

“我好像不认识自己家的路了……”

看着“李叔”挠头将自己的头皮挠了一块下来,徐澈腹中一阵反胃。

“唔……李叔,我领你到你家去吧……”

心中想着老夫子曾说过,只要头七归来的鬼在看过家人和自己的灵堂之后,就会知道自己已并非阳间之人,便会消散怨气,下地府轮回。

徐澈立即说道。

“哈哈,那就谢过徐娃子你了……回去了我让你李婶做两个你喜欢的煎饼给你带回家吃……”

“李叔”听着徐澈的话,笑着拍了拍徐澈的肩膀。

“嘶~”

徐澈感知着肩膀如同被铁板拍击过后的疼痛感,默默吸气。

“那李叔你就跟我一起走吧。”

徐澈试着拿起李叔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却发现根本无法掰开,只得硬着头皮向着巷子深处缓慢前行。

而李叔就好似不知道自己的手搭在了徐澈肩上一般,一步一步的跟着徐澈前行。

“从我现在的地方去衙门莫约要走一个时辰,但若真是如老夫子所说那般,将李叔带到他家里只用走一刻钟,但我如何能够保证老夫子所说的就是真的呢……”

徐澈走在前面心中思考,默默改变了前进方向。

他没办法去赌老夫子所说的一定是正确的,如果赌错了,那李叔害的就不只是自己一人了……

想着李叔家中的李婶和李叔才刚刚五岁的小儿子,徐澈脚步愈发坚定。

不知不觉间,夜愈发深了。

天空黑云密布,遮住了残月。

“徐娃子,咱们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我家……”

“李叔就快到了,咱们其实也没走多久,只是天太黑了所以觉得过了很长时间……”

听着背后李叔的第三次询问,已经快看到衙门大门的徐澈再次解释道。

“徐娃子啊,你说怎么今天晚上就那么黑啊……黑的我什么都看不见……”

“李叔,您别瞎想,是云把月亮遮住了,没有月光所以才这么黑的……”

徐澈背部寒毛立起,强忍着恐惧解释。

……

“呼~”

随着缓缓行进,已经看见了衙门大门前两座石制谛听像的徐澈心中忍不住缓缓松懈,长出一口气。

谁知身后的李叔却突然停下脚步煽动了一下因为从山崖摔落而嵌入了面部的鼻子,忍不住出声道:

“徐娃子,你刚刚是吃了什么吗,为什么我觉得你刚刚呼出来的气好香啊……”

李叔搭在肩上的手指微微用力,如锁扣一般紧紧扣住徐澈。

五指如钩,徐澈肩头微微渗出鲜血。

“哼!”

肩头剧痛袭来,徐澈忍不住痛哼了一声。

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五六十步之远的衙门大门,徐澈心中忍不住生出决然。

“拼了!”

随着肩膀一阵撕裂的剧痛,徐澈直接挣脱李叔的手踉跄着向衙门逃去。

“救命!救命啊!!!”

一边狼狈逃跑,徐澈口中一边呼救。

而看着不断靠近的衙门,徐澈心中忍不住安定。

根据他前世看过的那些影视,衙门这种地方往往是有国运守护的,最不怕的就是妖鬼之类,更何况在这个世界的衙门里面还有修行之人当值!

“砰!”

低着头向衙门逃去的徐澈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便撞上了一道黑影,被冲击的直接跌倒在地。

徐澈摸了摸头,好奇的坐起身往前望去,却见那道黑影正是刚刚还被自己甩在身后的李叔!!!

“怎么会这么快!”

看着正慢慢朝自己逼近的黑影,徐澈心中忍不住绝望。

“徐娃子,你突然跑什么……天太黑了,李叔看不清楚路啊……”

李叔幽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股浓郁尸臭也扑鼻而来!

正当李叔再次伸出手,要面对面搭上徐澈肩膀之时,一道银光从衙门射出,直接将李叔撞飞数米。

徐澈定睛望去,银光却是一柄通体银白的簪花锤!

随着银光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声娇喝。

“太玄境内,何方邪祟胆敢行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