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书生格外莽撞

第六十二章:阴司碎片,黄泉之雾(1 / 1)

 看着小巷阴影中的那几团灰色的雾团,徐澈和魏舟不约而同的向其冲去。

徐澈脚下轻点,身形在黑夜中划过一条黑影,手中斩夜刀已在突进过程中悄然出鞘。

斩!

随着漆黑的刀锋划过阴影,徐澈有些愕然。

劈空了?

“徐兄,这灰雾有问题……”

此时同样攻势同样落空的魏舟也走上前来。

“嗯。”

徐澈低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刚刚灰雾所在的地面,刺骨的寒冷。

徐澈又依次去摸了其他几块接触到灰雾的地面,同样如此。

但在他的感知中,却并没有发现这地面温度的异常。

沉思片刻,徐澈转头看向一旁正疑惑看着自己动作的魏舟问道:

“魏兄你刚刚有没有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

魏舟摇了摇头,“没,我刚刚什么都没闻到。”

“行,先走吧,等会到客栈了把时姑娘和方言叫上,我一起说。”

徐澈起身拍了拍手,示意先回离开此处。

“行。”魏舟点了点头,跟着徐澈往客栈方向走去。

……

莫约一刻钟,已经走出去数个街道的徐澈突然又带着魏舟返回到小巷。

“没回来吗?”

不耐其烦的摸了摸小巷阴影处的地面,没有发现温度有异常的徐澈嘀咕了一句。

“走吧,回客栈。”

起身看向不知所以的魏舟,徐澈没有过多的解释,转身往小巷外走去。

在徐澈二人这次离开后,本就寂静的小巷再次陷入了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位喝的醉醺醺的酒徒踉跄着步子,骂骂咧咧的走进了小巷中。

但随着酒徒走进小巷,骂咧声陡然消失……

……

“据说天玄界中,有三层天,上天为神,中天为尘,下天为阴。

这三层天传说曾被神灵、修行者和阴司所占据。

而阴司之中有奈何、忘川、黄泉三条大河;奈何之上有桥名为奈何;川河边生有奇花,名为彼岸;黄泉河上有雾,名为黄泉。

黄泉之雾,可通阴阳;多为阴司邪鬼寄身之用……”

徐澈将自己曾在一本名为“太古三天”的书中所看内容缓缓讲出。

而他面前的,正是魏舟、时清漪和方言三人。

“徐兄的意思是你和魏兄碰到的那雾气其实是阴司中的黄泉之雾?”

待徐澈说完,时清漪摸着下巴开口问道。

“是的。”

徐澈已经将自己和魏舟二人外出碰到的情况和时清漪还有方言说了一遍,此时见时清漪提问,徐澈微微点头,补充道

“我曾在另一中见过对黄泉之雾的详细描写,书中说黄泉之雾若在阳间显世,所接触的东西必会留下黄泉寒气,不冻肉身,只伤神魂,片刻即散。”

当时看到那灰雾的时候徐澈其实没有想到这些,但是当他触碰了灰雾所接触到地面时,便感觉到这种不存在他感知中的寒冷是作用到他神魂上的。

所以他才想起了自己曾看到的那。

“可是不是说当初儒圣和道尊还有佛祖三人成圣之后便推翻了神灵之道吗?而且我还曾看到过记载说阴司当初随着神灵之道的毁灭一同毁灭了……”

方言说出自己的疑惑。

这也是如今神明不显的原因。

而且根据传闻,据说当初那三位以大神通直接将那两层天从天玄界斩去,流放到无尽虚空之中。

“不,天玄界其实还存在着阴司碎片。”魏舟突然打断方言的话,肯定道。

“我祖上曾记载过一件事,就是阴司碎片。当时那枚阴司碎片内生活着数万阴鬼邪神,这些阴鬼邪神在汉阳道内肆意屠杀了数十万生灵,最后还是汉阳道主联合从皇城专门赶来的道门大能一同出手才将那块阴司碎片收走镇压。”

“那其实这件事情就很简单了。”

徐澈听完魏舟的话,沉吟片刻后说道,“如果这件事牵扯到阴司碎片的话,那灵道郡城内那些突然消失的行尸们的藏身之地其实也呼之欲出了。”

“而且我先前探查过,这些行尸是存在着智慧的,不像是其他行尸那样只有嗜血本能。如果不是他们自身带有灵智的话,那就是有人在操纵着他们在城内狩猎……”

“可是即使我们猜到了行尸是依靠黄泉之雾和阴司碎片藏身,但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除非……”

时清漪皱着眉开口道。

徐澈微微挑眉,看向时清漪,“除非什么?”

“除非……我们能勘察到阴司碎片的具体位置!”时清漪看向徐澈。

“不对,有什么被我们忽略了!”

徐澈听到这话,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突然发现不对。

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个信息!

昨天柳青说的是什么?

整个郡城起码有五分之一的人已经感染上了那种行尸之毒!

他们昨天居然会忽略这么重要的信息?!

徐澈再仔细回想,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记不起来柳青的面貌,只能想起他身上的血气和淡淡的花香。

“方兄,你还记得当初那位总捕的相貌吗?”

徐澈猛地抬头,看向方言。

“总捕?他的相貌不是……”

方言突然卡壳。

他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居然回忆不起柳青的样子。

“那你记得他说过什么吗?”徐澈见方言这样,再次追问。

“他不是只说了灵道郡绣衣府的人全部遭遇袭击吗?”方言有些不解的看向徐澈,“徐兄是发现什么了吗?”

徐澈看着仍没发现异常的方言,心中有些发寒。

此时哪怕是一旁的时清漪和魏舟都发现了不对,但方言还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好像他的潜意识里故意忽略遗忘了这些东西一般。

方言真的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徐澈按了按太阳穴,心中笼罩阴霾。

这究竟是什么能力,居然如此诡异。

哪怕自己已经提醒两次了,但方言还没有发觉异常。

将自己刚刚才察觉到的事情说出,方言后背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若不是徐兄如此提醒,恐怕自己仍没有发现这些异常!

“徐兄,你说有没有可能,那位名为柳青的总捕其实是故意把这种消息告诉你们?”

时清漪突然开口,“如果他不说的话,你们是不可能知道他对于郡城情况的猜测。”

说着时清漪又摇了摇头质疑自己。

假设柳青是故意把消息告诉给徐澈的,那没道理会影响改动徐澈和方言的认知。

这件事,怎么看,都是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