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书生格外莽撞

第六十三章:“守”(1 / 1)

 “柳青的事推后再说,先说说你们对柳青所推测的道城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人感染了尸毒这件事的看法。”

徐澈敲了敲桌子,将话题拉回当前最要紧的事情上。

如果柳青所说的这件事是真的,那恐怕这件事以徐澈几人的力量就远远不够了。

“目前我们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行尸的情况都是从他人口中所得,我们自己并未亲自见过。”

众人沉默片刻,魏舟又提出了一个摆在众人面前的问题。

没有见过行尸,如何判断尸毒的特征?

“这样吧,这么空耗着也不是办法,等会方兄和魏兄一队,我和时姑娘一队,你们两个去查勘一下郡城内曾经出现过行尸伤人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我和时姑娘再去衙门一趟找柳青试试,看看能不能多了解一些情况或者直接和灵道郡的郡守对话。”

见众人都没什么想说的,徐澈点了点桌子,讲出自己的安排。

说罢,徐澈看向众人:

“有什么异议吗?”

见众人都摇头,徐澈这才继续道:“那就开始行动吧,你们注意安全。”

一声令下,魏舟直接带着方言离开客栈。

“我们也走吧。”

徐澈看向站起身的时清漪,点了点头。

……

出于昨天的经验,今天一进门徐澈便找了一个捕快,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要找柳青相谈之事。

那捕快听到徐澈的身份自然不敢怠慢,将徐澈二人带到衙门的会客厅后便告罪一声前去向柳青汇报此事。

“咳咳,不知徐大人今天找我还有什么事?”

没等多久,柳青便咳嗽着走进会客厅。

“确实是有事想麻烦柳总捕。”徐澈认真盯着柳青的脸,然后起身抱拳笑了笑。

待柳青坐到一旁后,徐澈看向柳青,开口问道:“不知道柳总捕是否还记得昨日和我们说了些什么消息吗?”

“怎么?”

柳青面色有些诧异的看向徐澈。

徐澈轻轻煽动了一下鼻子,一股淡淡的花香从柳青那边传来。

“没什么,就是想再确定一下,麻烦柳总捕再说一遍可以吗?”

徐澈轻笑一声,微微倾身,死死盯着柳青。

“咳咳,大人想听,我自然愿意再说一次。”

柳青轻咳两声,开口道:“昨日我一开始和大人说了灵道郡绣衣府的现状,然后咱们谈了一会关于行尸案的事情后我带着大人您拿了卷宗之后大人就离开了。”

“不对吧,柳总捕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徐澈听到柳青的话,手指在桌上无意识的点动,发出敲击声,开口提醒。

“呵呵,大人是不是记错了……”

柳青的表情有些奇怪的看向徐澈,开口道。

“记错了吗?”

徐澈也没拆穿柳青,点了点头,“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咳咳,在下今日旧伤复发,需要回去疗伤,如果大人没什么想问的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因为剧烈的咳嗽而面色有些发红的柳青看向徐澈,开口道。

“行,柳总捕好好修养。”

徐澈点了点头,没有在意一旁时清漪的眼神。

“那在下先告辞了,还请大人见谅,不过今日这会客厅的茶水倒是不错,大人不妨喝完再走。”

徐澈起身将柳青送出会客厅,看向站起来想说什么的时清漪,摇了摇头。

在时清漪的目光下,徐澈没有走到自己先前的座位上,反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柳青的座位上,拿起了柳青刚刚所使用的茶杯。

然后在时清漪不解的目光下,徐澈将柳青一口未动的茶杯拿在手中看了一眼,然后又将其放下起身。

“走吧。”

隐秘的将茶杯底下的小纸团收进储物戒中,徐澈看向时清漪,开口道。

“是。”

虽然不解,但时清漪没有出声询问,而是在徐澈说出走的时候便起身跟着他一同离开。

……

“徐兄是发现什么了吗?”

走出衙门,时清漪走快两步,和徐澈并肩而行,疑惑问道。

“嗯,柳总捕身上确实有秘密。”

徐澈点了点头,提醒道:“你还记得他的面貌吗?”

“嗯!?”

时清漪试着回忆,却发现在自己的记忆中,根本没有柳青面貌的这部分记忆!

“很神奇是不是?”看到时清漪的举动,徐澈笑了笑。

“徐兄知道为什么?”

见徐澈轻笑,时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

谁知徐澈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刚我还特地盯着柳青的脸看了一会,但出衙门之后再回想就完全没有印象了。”

见时清漪转回头,徐澈又开口道:“不过虽然我不记得柳青的面貌,但我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嗯?”

时清漪疑惑地看向徐澈。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讨论的东西吗?”

徐澈看向时清漪,开口道,“阴司内有三条大河,除了黄泉外,还有忘川和奈何。”

“而忘川岸边有奇花,名为彼岸……”

“徐兄的意思是说?柳青身上的花香是彼岸花的味道?”

时清漪一点就通,好奇的看向徐澈。

彼岸花香,闻之忘川。无叶独花,乃阴司第一杀。

徐澈回想起曾看过的上古时期关于彼岸花的记载,却是对自己的判断又肯定了几分。

之前他还没联想到这方面,但早上刚谈论完阴司碎片的事情,然后当他闻到柳青身上的花香时就突然想起了这点。

而且自己等人忘却某些事情的特征,也很像忘川之力的效果。

但回想起自己刚刚和柳青的对话,徐澈又有些迟疑,他觉得柳青是故意告诉他这些东西。

但似乎又是碍于什么,所以不能直接说出来。

回想起自己刚刚收起的小纸团,徐澈微微加快脚步。

或许,那个纸团内所包住的,就是秘密?

…………

“守?”

和时清漪分开后,徐澈回到自己房内,将纸团打开。看着纸团内的字迹,徐澈有些不知所然。

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柳青要专门告诉自己这个字?

这个字代表的意思是守护?郡守?还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