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书生格外莽撞

第六十五章:德行(1 / 1)



“行了,走吧,多想无益。”

徐澈看了眼仍在沉思的时清漪,推开门说道。

“也是……”时清漪将纸条还给徐澈,和徐澈一起趁着暮色出了客栈。

不同于昨天,由于没了魏舟的嗅觉探路,所以徐澈全程都保持着警戒。

他和时清漪先是直接前往昨夜的那个小巷。

诡异的是,如今已是深夜,但他们刚到巷口,就看到一个老妪正在小巷内背对着他们跪在一个陶盆前烧着黄纸,时不时还会抬手擦拭眼角。

佝偻的身子不时颤动,似在无声哭泣。

此时巷内有风,风卷起陶盆内的还未彻底燃烧殆尽的黄纸,带着星星火光撒向天空。

这一幕,在夜色中,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

徐澈一转头便看到这幅景象,前世的那些恐怖电影的记忆瞬间浮起,炸的他头皮发麻,好似要根根立起。

而不同于徐澈的反应,本就高度警惕的时清漪一看到这道身影,瞬间便抬起手,手中暗器就要发射出去。

“不可妄动,是活人。”

徐澈连忙按下时清漪的手,提醒道。

时清漪这才发现,那诡异身影居然是活人哭丧。

“不对,你看那陶盆!”

徐澈看着那道身影,突然眼角一缩,身形瞬间消失。

咻!

一旁的时清漪再次抬起右手,两枚飞刀发出破风声便朝着那老妪所在区域钉去。

飞刀内有时清漪灌注的气血之力,在夜间散发着微弱红光,两道红线划过小巷,慑人夺魄。

飞刀向着陶盆前方的一团人形烟雾射去。

“别,别,仙人别收我儿……”

此时那老妪似是意识到什么,惨哭着朝人形烟雾伸了伸手,哪怕她身为凡躯根本看不见那道人形烟雾。

砰。

徐澈的身影出现在人形烟雾前,手中斩夜轻扫,将两枚飞刀扫落到一旁地上,发出响声。

“别紧张。”

徐澈无奈的看了眼站在巷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时清漪,开口道,“只是一道游魂……”

“多谢仙长,多谢仙长!”

老妪见飞刀被打落在地,连忙跪伏在地向徐澈磕头叩首。

“起来吧,老人家您不必如此。”

徐澈微微侧身没有受老妪之礼,上前将其搀扶起来。然后看向一旁一脸失神的游魂,口含浩然之气:

“你是怎么死的?”

“嗯?你能和我说话?”

游魂被徐澈的声音吓了一下,然后他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跪下叩首。

“望仙长明冤……昨夜我和朋友小聚,但不甚酒力准备归家,结果谁知意外走进了一团灰雾里面,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已经成了这个模样……”

灰雾?

徐澈心中有些了然。

他先前拦下时清漪的飞刀就是这个原因。这里是灵道郡城,住着接近百万民众,一般的游魂根本不可能在这种地方生存,更别说是眼前这种明显是新生的游魂。

听到这游魂说灰雾想来是误入了黄泉之雾,以活人的身份踏进了阴司碎片,自然顷刻而亡,然后游魂从黄泉之雾中被挤出阴司碎片。

普通游魂得到黄泉之雾的滋润,自然是大补。

“你昨夜何时归家的?”

徐澈微微垂目,看向跪伏在地的游魂。

他昨夜和魏舟在此处勘察的时候并未见到任何人影。

“莫约是寅末卯初的时分……”

徐澈微微点头,他和魏舟差不多在寅时两刻的时候就离开了,所以没看到这人。

撇下年迈老娘在家出去聚会到破晓才回,而且看其模样身上也算穿的人模狗样,而老妪身上穿的却是破旧衣衫,看来平时为人也未尽孝道。

徐澈瞥了眼游魂然后又看了眼身旁的老妪,心中叹了口气,开口道:“老人家,我可以让你和你孩子再见最后一面,你愿意吗?”

“啊?真的吗,多谢仙人,多谢仙人…呜呜呜…”

老妪听到这话先是质疑,然后是感激,到最后甚至哭出声来。

世间苦,最是百姓平民。

徐澈心中叹了口气,浩然之气悄然覆盖在老人身上。

“儿啊……”

“娘…我…”

老妪瞧见游魂身影,双脚一软坐落在地,开口哭道。

……

见到这一幕,徐澈默默后退,留给两人空间。

“徐兄这和我们今晚的目标无关吧?”

时清漪有些疑惑地看向徐澈。

“我曾看过一个故事。”徐澈看着坐在地哭泣的老妪和一旁跪着疯狂磕头的游魂,没有回答时清漪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传说曾经有一只大妖,名为厌,喜食人肉。但他有三不吃,一不吃书生,因为书生的肉是酸的;二不吃老人,因为他们的肉带着死亡的味道,厌很不喜欢;三不吃普通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时清漪不解问道。

“因为普通人的肉是苦的,他们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就很苦了,更别说生活让他们更苦了,所以大妖厌是不会去吃普通人的……”

徐澈目光幽幽的讲出了这个故事的最后一句话。

他也不知道天玄界是否真的有厌这只大妖,但这个故事他当初读到的时候却是深深触动了他的心。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时清漪没有徐澈这般伤春悲秋,她生来就是大户人家,更是在家中供养下走上修行之路。

虽说可能修行途中苦了点,但她一直有目标,所以也并未觉得有多苦,看普通人不一样,他们的苦是生活带给他们的,而他们生活的目标就是生存……

“等等吧,等他们聊完我要找这个游魂问两句话。”

徐澈看了眼时清漪,没有说话。

千人千世,不是谁都会低下头看的。

这也不会是她的错,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修行者和普通人自古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虽然这千年来太玄国在努力让修行者和普通人的生活相融合,但这种差异是从本质上生出的,很难抹除。

…………

“多谢仙人……”

不多时,老妪佝偻着背从小巷内走到了徐澈面前,那道游魂则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她旁边,突然,二人不等徐澈反应便跪伏在地。

徐澈这次没有闪躲,而是大大方方的受了这一礼。

他如今已入儒道五品德行境,行举间皆可见德行二字。

君子以德行为本,以礼、法为准。议德行。